三板财经

建军90周年 | “沙场点兵”背后藏8000亿军民融合市场 聪明的投资人这样布局原创

投中网 / 韩正阳 /
除了国家资金支持,民间资本正在军工行业扮演重要角色。军民融合概念很早就已提出,允许民间力量进入国防科工领域。
...

建军90周年,内蒙古朱日和训练基地,沙场点兵。

 

40%首次亮相的新型装备、歼-20隐形战斗机等宣扬着中国的强大军力,中国人民解放军阅兵仪式赢得不少喝彩。支撑这些强大军力的,是国家每年给予的国防费用支持。如果按照7%的增速来计算,2017年中国的军费规模将首次超过1万亿元。

 

另据投中网记者了解,在这次阅兵中,航天科技、航天科工、航空工业、中船重工、兵器工业集团、中国电科、东风汽车在内的多家央企均有装备参与。

 

除了国家资金支持,民间资本正在军工行业扮演重要角色。军民融合概念很早就已提出,允许民间力量进入国防科工领域。众合创投合伙人余力和丰年资本合伙人常彬不一而同向投中网记者介绍,正抓住这一良机,提前布局。

政策松动翘动8000亿元市场

 

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的军工行业独立于民用。民营企业很少获得政策支持,甚至受到诸多限制。直到改革开放后,政策一步步趋于放开。

 

“最早的纲领性政策莫过于’老非公36条’。”余力介绍道。余力口中的“老非公36条”指2005年国务院出台的《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在这份文件中,明确提出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国防科技工业建设领域。

 

5年后,国务院再度出手,颁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俗称新非公36条”)。文件再次再次明确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国防科技工业领域,允许民营企业按有关规定参与承担军工生产和科研任务。

 

国务院的规定出台后,国防科工局、总装备部等部门的相关配套性政策也纷纷浮现,要求吸引和鼓励民间资本进入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国防科技工业投资建设、军工企业改组改制、军民两用技术开发等国防科技工业领域。

 

政策的松动极大引燃了市场热情。据余力介绍,截至2013年年底,全国约有500多家民营企业获得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600多家民营企业获得武器装备承制资格。

 

而最近两年,民间力量进入军工领域在国内持续升温,并上升为国家战略。2015年,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今年,军民融合委员会成立,习近平亲自出任主任。

 

国家空前重视,使得2017年被称为“军民融合落地年”。

 

“2006年左右,国家的国防军队化建设进入了较为迫切的发展周期,军队保障体系在部分领域出现了补位缺失,部分领域出现配套需求,部分领域缺乏竞争存在效率改革需求。”谈及为何军民融合在当前广为重视,常彬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军民融合的概念在欧美发达国家早有实践,其中美国最有代表性。据了解,美国85%的现代军事核心技术同时也是民用关键技术,80%以上生产军用品的企业同时也在生产民用品。

 

眼下,国内军民融合8000亿元左右的市场规模引来众多玩家进入。形式上,所谓军民融合有民参军和军转民两种,目前的民营企业以民参军的形式为主。

煎熬中成长

 

2001年,青年创业家贺增林创办公司。由于多年投入研发,公司资金耗尽。为让公司活下去,他只得用尽一切手段筹措资金以维持公司运营。期间聘请的一位技术专家,因为担心公司资金问题,甚至要求工资日结。

 

这种困难持续多年后,贺增林终于苦尽甘来。2014年,他的公司在深交所上市。这家公司便是天和防务,最高时市值近300亿元,主要从事侦察、指挥、控制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天和防务陷入资金窘境的时候,众合创投伸出援手在2007年向其注资,帮助天和防务顺利发展并于2012年成功IPO。

 

不过,据余力介绍,众合创投曾经差点错过天和防务这个“香饽饽”。在众合创投投资前的决策会上,聘请的业界专家一致不看好民营企业能够获得军工行业的整机订单,当时绝大部分民营军工企业主要做国有军工主机厂的配套产品。

 

余力认为早年的军民融合企业发展都会遇到类似困境:“民营企业从事军工行业,往往受到周期长、门槛高、无国家前期资金投入支持、业界歧视等制约,成长过程十分艰辛。”

 

常彬也表示,军民融合是一个先投入后产出的领域,而且存在巨大的竞争不确定性,有足够的热情和耐力跑完整个发展流程对创业者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技术门槛高、长周期、保密性等都为军民融合产业竖起了高高的壁垒。技术门槛高,投资人往往看不懂;周期长,耗费巨大的时间成本;保密性又为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的连接制造了障碍。比起其他领域的创业者,他们似乎要承受更多的磨砺。

 

“这个产业到今天,依然存在很多信息不对称的特点,比如网上信息找不到、门牌号对不上等。还有很多网页信息存在不对称,这都是保密信息的需要。”常彬说道。

 

而且这些特点将长期存在。“很多人认为,军民融合是一个新的热点,会在垂直行业掀起一波大的浪潮,这肯定是一个误区。”在常彬看来,军民融合有了长期的积累后,正在平稳发展,不存在爆发的说法。

投什么?怎么投?

 

在军民融合领域,和创业者一样很少“抛头露面”的,还有其背后的投资方。

 

2014年,九鼎投资的赵丰拉上同事常彬以及战思良、马晓、潘腾一同创办了丰年资本,基金规模在30亿左右。成立之初,丰年资本就把目光从TMT等常见的投资领域中移开,聚焦在军工产业。

 

事实上,早在2010年,在九鼎内部任职的赵丰和常彬就在做相关领域的探索和投资。当时,团队关注高端制造领域以及信息化产业领域,从中挖掘民参军企业。

 

早前在接受采访时,赵丰表示,在九鼎期间接触过2600个项目,其中有大量的军工项目。他和常彬在这一领域积累的经验成为其投资军工的敲门砖。

 

常彬认为,由于军工行业的保密性,为项目挖掘带来很大困难。丰年资本在成立之初就跨越了这一壁垒,团队有将近二分之一的成员来自工业部门和相关机关单位,具备一定的项目资源和产业渠道。同时,项目背书及相互之间的口碑相传为丰年资本带来了不少项目源。

 

众合创投成立更早,其团队源自湘火炬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湘火炬时代,众合创投从2002年就开始介入军工项目,旗下控股多家从事军品业务的企业:控股的陕重汽向部队提供军用卡车、法士特向部队提供军车核心部件,其中联合东风汽车集团合资的东风越野车公司,是我军第三代军用越野车“猛士”的供应商。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建军90周年大阅兵,“猛士”再次成为受阅方队的排头兵和受阅官兵一起接受检阅。

 

2006年,众合创投正式成立,民营军工是重点关注的方向之一。

 

合伙人余力表示,众合创投关注的军民融合领域主要有军工电子信息和高端装备等。“军工电子信息是军工行业开发程度较高的领域,民营领域应用的电子信息技术与军工行业的需求具有相似的技术要求、较高的相关性和协同性;其次,中国军工尤其是航天航空的大发展,离不开高端装备的鼎力支持。”他进一步阐述道。

 

截至目前,众合创投投资的军民融合项目近十个,除了已经上市退出的天和防务,其中部分项目正在准备申请IPO。丰年资本在军民融合领域出手更多,已经投资将近30个项目,亦有部分企业准备申请IPO。

 

在资本市场上,丰年资本和众合创投只是活跃机构中的一部分,华控基金、达晨创投、九鼎资本、硅谷天堂等多家机构也都在其中角力。

 

民参军的创业者正在煎熬中成长,民间资本是解救他们的一方良药。而随着新技术的发展,比如云计算、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民营企业对军工行业的渗透将会越来愈强。

1.三板财经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三板财经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三板财经",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三板财经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三板财经编辑修改或补充。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三板财经,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三板财经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