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板财经

“两市第一妖股”暴涨背后,实控人隐匿式的套现离场被关注原创

三板财经网 / 牧头 /
作为曾经两市知名度最高的妖股,特力A与中毅达分别上演了极致行情。在没有单体性利好前提下,一个在连续19个交易日里17次涨停,一个在10个交易日里8次涨停,被股民亲切称为“深圳
...

还记得“妖极一时”的特力A、中毅达吗?作为曾经两市知名度最高的妖股,特力A与中毅达分别上演了极致行情。在没有单体性利好前提下,一个在连续19个交易日里17次涨停,一个在10个交易日里8次涨停,被股民亲切称为“深圳特力A,上海中毅达”,成为两市妖股之王。

 

然而,股价暴涨的背后,妖王中毅达经历了多次套现式减持,实控人也以极其隐蔽的手段变更离场,直至监管数次闻讯,才揭开这层层面纱。

 

董监高管纷纷离职

 

根据中毅达的公告,在公司2015年度股东大会召开前,持有上市公司24.84%股份的股东大申集团提出了包括增补4名公司董事、4名独立董事、2名监事以及修改公司章程在内的一系列临时议案。这意味着,上市公司的高管层将大面积换血。

 

实际上,在此之前,中毅达的多位高管已经提出辞职。2015年10月26日,公司董事长吴邦兴辞职;2015年11月24日,公司总经理任鸿虎辞职。

 

中毅达2015年报显示,包括公司董事长在内的董事会有11名成员,其中4人为独立董事,另有监事会主席1名及2名监事。董事名单中,副董事长任鸿虎的任职期限至2015年11月24日止,董事长、总经理刘效军的任职期限至2018年11月26日止,其余董事、监事、董秘的任职期限皆至2017年11月5日止。

 

到了2016年,这股辞职风愈演愈烈。2016年5月24日,于2015年11月26日上任中毅达董事长、总经理的刘效军辞职,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林旭楠也提出辞职。

 

针对刘效军、林旭楠等人的辞职,5月25日,上证所对中毅达发出问询函,要求请刘效军、林旭楠说明公司近期生产经营是否正常,是否存在尚未披露的重大风险事项等问题。

 

中毅达公告称,刘效军、林旭楠回复表示公司近期生产经营情况正常,不存在尚未披露的重大风险事项。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情况正常,内外部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刘效军、林旭楠的辞职不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的职责暂由副董事长任鸿虎履行。同时,公司按照程序正在进行董事补选、董事长选举及聘任新的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并及时进行信息披露。

 

不过,这股辞职风并未就此刹住。2016年6月2日,中毅达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李炬因个人原因辞职。同时,因2015年度经营业绩未达预期,董事马庆银、陈两武、武舸以及独立董事徐清波、陈国坤、陈亚莉、赵海燕分别因个人原因、工作原因递交了辞职报告。

 

此外,公司监事会主席谢若锋、监事杨士军、职工监事秦健智业分别因个人原因、工作原因递交了辞职报告。

 

至此,在任期并未届满的情况下,中毅达11名董事仅有任鸿虎、陈国中、杨永华三人留任,3名监事则全部离职。

 

实控人转移股权遭多次问询,中毅达控制权“成谜”


8月2日,上市公司中毅达发布《关于公司控股股东股权结构变动的公告》,确认“由于公司控股股东大申集团发生股权变动,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根据上述公告披露的信息,大申集团股权结构变动前,中毅达实际控制人何晓阳出资比例为50.5576%。而股权结构变动后的股东名单中已不再出现何晓阳的名字。


这份公告是在上交所多次就公司实控人变化进行监管问询后,才“千呼万唤始出来”的。


事实上,早在2016年4月至5月期间,何晓阳就与相关方签订了一系列关于大申集团股权转让与股权抵押相关事项的合同。合同约定,由收购方负责重组大申集团及中毅达的董事会及经营机构,何晓阳退出对大申集团的经营管理,并将其在大申集团的股东权利不可撤销地委托两家公司行使。


而在今年5月对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中,中毅达却信誓旦旦地表示,被实控人质押的股权不存在被强制执行的风险,公司股东的股权质押不存在对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变更的风险。


7月4日,上交所就“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有关事项”向中毅达发出监管工作函,指出何晓阳在将公司实际控制权转移至他人之际,未及时通知公司,未尽披露义务。


何晓阳在公开致歉信中表示,因未按上交所规定及时披露本人转让、质押大申集团股权事项向广大投资者致歉,并保证今后依法依规地处理本次股权转让及质押的后续工作。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8月2日最新公告里中毅达称“股权受让相关方仍未核实最终实际控制人”,并表示将根据相关规定继续发函敦促相关方,配合财务顾问核实最实际控制人。这也意味着,眼下中毅达究竟被何人控制,竟成了一个令人费解的“谜”。

 

实控人隐匿变更有何玄机?

 

对于上市公司尤其民营上市公司而言,控制权至关重要。而在上述多个案例中,控制权转移、实控人变更竟成了让人捉摸不透的“雾里看花”。


上交所在近日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上市公司控制权的实际归属,是应当披露信息的重中之重。个别公司实际控制人与相关方通过签署远期协议、质押股权等方式,实际转让了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但相关方出于各种目的,故意隐瞒股权转让协议的重要内容或股权质押的交易实质,规避信息披露义务。

 

“在借助上市完成财富快速积累后,一些企业控股股东开始谋求套现离场。而在监管层出台新规约束重要股东减持行为的背景下,个别实控人转而选择‘暗度陈仓’。”业内人士分析指出。

1.三板财经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三板财经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三板财经",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三板财经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三板财经编辑修改或补充。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三板财经,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三板财经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1
3